爱久网 爱久久网

 找回密码
 请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5|回复: 0

和統與武統的辯證法:習近平不會把問題留給後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來源: 多維/日期: 2020-10-15

近一段時間以來,中美在台海地區明爭暗鬥不斷,美軍軍機、軍艦大大增加了在台海活動的頻次,甚至出現了美軍無人偵察機疑似直接從台灣機場起飛的事件。大陸方面則在短期內用兩次“四海軍演”予以回應,向南海試射包括“航母殺手”東風-21在內的彈道導彈也被國際觀察者視爲發出了明確的信號。



面對美軍頻頻在台海刷存在感,解放軍近期多次在台海、南海等海域組織實彈軍演。(微博@梁無咎)

與此同時,台灣蔡英文政府則越來越笃信自己“不僅是棋子,更是棋手”,在中美博弈中騰挪,乘機推動島內的台獨進程,隨之而來的是兩岸交流的頻次與程度均逐漸走低,“拒統”、“不要一國兩制”在台灣社會中幾乎成了某種不容置喙的政治正確。這也導致在中國大陸的各個輿論場,“武統台灣”亦正變成一股越來越大的聲浪。

如果說喧囂輿論場之大聲浪多是情緒和希冀,那麽中國官方對于“武統”的態度是什麽,就成了必須抛開情緒理性判斷並認真對待的問題。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早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就已經給出了兩岸統一的時間表與路線圖。在這份被稱爲“新時代中國共産黨宣言”的政治文件中,所涉及台灣問題的表述,除了更清晰反映兩岸和平與國家統一是習近平的願景,更關鍵的是將兩岸關系和國家統一擺放到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論述之中,將“統一”定義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是這項任務的前提。

習近平曾多次表示,“今天的中國比曆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目標”。什麽叫“民族複興”?對于將台灣看作核心利益,對國家統一念茲在茲的中共來說,如果連國家都在繼續分裂之中,何談“複興”?

至于“民族複興”的時間節點,十九大之後《多維TW》即推出深度報道《中共十九大報告:2049年 兩岸統一》,層層解剖了民族複興與兩岸統一的關系。具體來說,習近平給出了2035和2049兩個關鍵期限,裏面包含著台海統一“兩步走”的准備,即在2035年之前厘定兩岸關系基本盤,在各個關鍵領域給予明確的說法與規劃;在2049年之前完成第二階段兩岸政治、經濟、社會等各層面制度的技術性與現實性融合。

而到了2019年1月2日的紀念《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更是在講話中抛出“兩制台灣方案”,且再度將兩岸統一納入民族複興的戰略目標,和盤托出了他關于兩岸統一的構想。

從十九大報告到“兩制台灣方案”,中共已經揚棄了過去的被動反應模式,轉爲不管台灣政治如何發展,中共已然決議對台工作“走自己的路”,一如當年毛澤東在抗戰時期、國共內戰時期“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戰略思想,將兩岸統一納入自己的日程和路徑中推進。

中共對台戰略的最新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從1979年1月1日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到十九大報告、“兩制台灣方案”,中共始終堅持“兩岸和平統一”,並表現出了相當的戰略定力。對中共來說,不管是出于兩岸同胞的情誼,還是對發展“戰略機遇期”的把握,絕對不願以武力的方式,以兩岸悲劇的方式,來達成國家重塑,武力不僅會傷了兩岸人民的感情,傷害兩岸人民的福祉,還會對中國的發展戰略機遇期,對其“兩個一百年”的目標形成沖擊。

不過,盡管“武統”不是中共處理台灣問題首要思路,卻並不意味中共會輕言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可能性,否則習近平也不會在宣講“兩制台灣方案”的兩天後就在解放軍中央軍委軍事工作會議上強調“做好軍事鬥爭准備工作”。盡管解放軍鬥爭的對象主要是美國,但是台灣作爲尚未統一的中國領土以及中美角力的前沿陣地,毫無疑問也是對象之一。中共將武統選項寄存于對台工具箱底層,而不是擺上台面,是因爲中國已經“有足夠的能力”通過非戰手段來完成統一。

然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給台海局勢帶來的變動是如此迅疾。隨著對華戰略的大調整,美國開始將中國看成是排名在俄羅斯之前的戰略競爭對手,過去近四十年奉行的“接觸政策”已被美國主流政策人士所放棄,對中國進行遏制、打壓已成爲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貿易戰、科技戰相繼展開,中美之間呈現出全面對抗的態勢。尤其是全球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襲擾以來,美國總統川普與白宮內的超鷹派不斷從各種角度抨擊中國,逐漸把“戰火”引向意識形態領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7月23日在尼克松(Richard Nixon)圖書館前發表演說,宣稱美國將組建“一個新的民主聯盟”,以“改變共産黨中國”,這被普遍視爲是美國政府發出的“新冷戰宣言”。

在這樣的背景下,台灣又一次成了美國手中不斷打出的一張牌。進入2020年以來,美軍的軍機軍艦在台海、南海等地區刷存在感的頻次急劇提升;美國衛生部長阿紮爾成爲1979年以來訪問台灣最高級別的美國政府官員;僅在今年“520”台灣總統蔡英文連任就職之後,美國已經對台灣進行了三次軍售,武器種類囊括海陸空三軍,且從以前出售防禦性武器轉變爲系統性向台灣出售攻擊性武器。美國的種種做法,以及台灣的積極配合,都讓中國以和平手段解決台灣問題在政策上遇到的困難大大增加。



美國衛生部長阿紮爾(Alex Azar)(左)出席美台衛生合作備忘錄簽署儀式後,在台灣疾管署署長周志浩(右)陪同下,步出台灣疾管署。阿紮爾是近40年來訪問台灣級別最高的美國官員。(多維新聞)


台灣問題的根源是中美問題。中美之間已經由曾經的競合轉向了全面對峙,與2017年相比,甚至與2019年相比,中美關系都已發生了顛覆性變化,尤其是台美關系又快速發展的情況下,中國領導層顯然不會拘泥于僵化的認識去看待“和統”與“武統”的問題。從兩岸實力對比的角度來看,確實是“時間在大陸一邊”,但從國際格局特別是中美競爭的維度出發,現實情況是台灣正加速從中國分裂出去,除了中國之外的相關各方都希望能維持目前這種逐漸分裂的狀態,而中國顯然需要主動打破現狀,不然兩岸統一不僅不會是中華民族複興的“最後一塊拼圖”,反而會成爲“全面建成現代化強國”的阻礙。

這絕對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所不能接受的。作爲一個深受中國曆史與傳統文化影響的共産黨政治領袖,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宣告中國正式進入“新時代”,其身上展露出的氣魄、抱負與全球視野,都成爲強化他曆史使命感的能量來源。這股帶有高自信、超強度的“習作風”,自然也會充分展現在他籌謀兩岸關系的未來上——習近平曾說過,台灣問題“不能一代一代拖下去”,而沒有任何其他事情能比完成國家再造更符合習近平給自己設定的曆史使命了。

所以,對于在民族複興的過程中如何實現國家統一的問題,很多人會機械地理解爲“只有國家發展到一定階段才能實現統一”。但或許在習近平的思路中,這是一個需要辯證看待的問題,即當台灣問題不構成中國國家發展主要障礙的情況下,可以優先國家發展;一旦認定台灣問題成爲國家發展的主要絆腳石,那麽完全有可能“會先把這個絆腳石踢開”。

今天台海局勢的凶險,“武統”的可能性急劇上升,更多是形勢逼迫,而並非習近平主動爲之。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習近平會放棄主動出擊的選項,而是說“兩制台灣方案”作爲一個中長期方案,習近平完全有要在屬于他的“政治時代”去解決的抱負,而不是拘泥于等到某一年才完成統一,這也是習近平的“藍圖”概念在台海問題上的體現,這張“藍圖”中既有統一時間表,又有統一的各種方案,包括兩岸的和平談判,乃至“武統”,也有統一之後怎麽治理台灣等一系列措施。

當然,具體政策可以有很多調整的空間,但中共對于兩岸統一的意志,甚至是對“武統”的態度,在不久前習近平關于“紀念抗戰勝利71周年”講話中提出的“五個絕不答應”,已經體現的很明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 娱乐 电视 汽车 财经 美食 家居 旅游 健康 美容 情感 婚恋 亲子 贪腐 法律

体育 IT 职业 教育 文艺 古玩 图片 杂谈 广告 站务 签到 群组 日志 相册 论坛

声明:站内信息由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后果由发布者承担!如有不当,请联系发布者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爱久客服|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声明|Archiver|手机端|游戏|电视|导航|爱久网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