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久网 爱久久网

 找回密码
 请您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回复: 0

土耳其記者感慨講述新疆之行 揭批輿論操縱幕後黑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10: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08-12 00:57 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記者 白雲怡 劉欣】“新疆之行,徹底打破了我們過去存在的偏見!”這是多名土耳其記者在走訪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後最大的感受。衆所周知,土耳其是世界上最關注中國新疆政策的國家之一,但受“東突”勢力的欺騙和煽動,一些土耳其民衆,包括媒體人在內對新疆抱有不少誤解和偏見。然而,當土耳其《民族報》《星報》《光明報》等媒體的記者到新疆實地參觀、調查後,他們完全顛覆了自己長久以來的認知。《環球時報》記者日前翻閱多篇土耳其新聞同行在走訪新疆後撰寫的報道,並與他們深入交流。土耳其同行表示,新疆文化生活豐富和宗教信仰自由,他們在新疆的所見所聞擊碎了一個又一個謠言,通過和當地人以及與當地政府的溝通,他們也開始逐漸理解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教培中心)對預防和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意義。

  見到被謠傳“已死”的維吾爾族音樂家

  到了新疆,讓土耳其記者産生巨大沖擊的是一位名叫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的維吾爾族音樂家的“重現”。今年2月,土耳其政府突然發布一則措辭強烈的聲明,稱艾衣提在新疆的“再教育營”中被虐待致死,並據此要求中國立即關閉教培中心。有西方媒體還說,因歌曲中含有“祖先”一詞,艾衣提被判入獄8年。然而,7月19日,土耳其《民族報》的記者卡拉卡什和其他土耳其同行在艾衣提位于烏魯木齊的家中見到了這位被傳“已死”的音樂家。卡拉卡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當時注意到,艾衣提的身體狀態很好,回答問題很流利。卡拉卡什說:“我在艾衣提的眼睛裏可以看到快樂。我沒有觀察到任何艾衣提曾被虐待折磨的迹象。”艾衣提告訴他們,自己是一名“國家級藝術家”,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一直在歌舞團工作,每月可以“從國家手裏拿1萬元的工資”。當卡拉卡什問他是否真的入獄8年時,艾衣提的回答是:去年出于一些原因,他的確曾接受過調查,作爲嫌疑人被警方控制了兩個星期,但最終調查結束,他被證明沒有任何問題。

土耳其《民族報》刊登記者卡拉卡什采寫的中國新疆行系列報道。這篇報道所用圖片爲卡拉卡什(右)采訪曾被土方謠傳“已死”的維吾爾族音樂家艾衣提(左)。  

土耳其《民族報》刊登記者卡拉卡什采寫的中國新疆行系列報道。

  土耳其《光明報》記者吐奇·阿科奇在相關采訪後的報道中這樣寫道:“疆獨”分子一直拿艾衣提制造事端。這名遊吟詩人被稱爲“都塔爾演奏之王”,他的民歌充滿生活氣息,但卻常被“疆獨”分子用作反華宣傳的工具。因此,“艾衣提被迫害致死”的謠言很容易激起反華情緒,許多土耳其政界人士就這一所謂事件開始指責中國,甚至土外交部也在沒有調查清楚真相的情況下譴責中國,並一度導致兩國關系緊張。然而,土耳其媒體人親眼看到,與分裂分子的說法相反,艾衣提本人在中國生活的十分幸福。阿科奇這樣描述見到艾衣提時的場景:“當時,有記者問艾衣提,‘維吾爾族民衆幸福嗎?有什麽困難嗎?’他回答說,維吾爾族人沒遇到什麽困難,‘我們是中國56個民族中的一員。每一個民族都是平等的,我們各民族很團結,而且(未來)必須要更團結、更緊密。”

  圖7土耳其《光明報》記者吐奇·阿科奇(左)采訪曾被土方謠傳“已死”的維吾爾族音樂家艾衣提(右)。 

  結束采訪時,艾衣提送給卡拉卡什一件都塔爾樂器作爲禮物,並通過他向關心自己的土耳其人民問好,希望“兩國間能有更多溝通,關系越來越好”。帶著艾衣提的期待,卡拉卡什回國後很快在《民族報》上刊登了有關艾衣提真實現狀的報道,隨後還有大量土網絡媒體轉載。卡拉卡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這是一次很成功的傳播,我非常高興。”在報道中,他還這樣感歎:“其實中國之前早就發布了艾衣提仍然在世的澄清視頻,只是毫無意外地,以英國廣播公司(BBC)爲首的西方媒體並沒有傳播它。”

  看到的是世界反恐範例,不是“黑暗圖景”

  賽裏夫·阿赫麥特是土耳其《星報》的國際新聞編輯,自認爲對中國現代的政治經濟發展問題很了解,“但新疆仍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地方”。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自己此前對新疆的了解基本都來自西方媒體的報道,而這些報道的“消息源”大多來自“東突”組織。在今夏的新疆之行後,阿赫麥特已將這些斥之爲“虛假新聞和輿論操縱”。


  土耳其《星報》的國際新聞編輯賽裏夫·阿赫麥特(中間位置穿黑T 恤、戴眼鏡者)在新疆采訪。  

  “曾經,我也認爲新疆的維吾爾族生活在巨大壓力之下,即使是我們(國外的穆斯林)去烏魯木齊,也會很不安全。西方媒體最常說的有三點:對人民的壓迫、對伊斯蘭習俗的禁止和‘集中營’,因此,我想象中(的新疆)完全是一幅黑暗的政治圖景。但現實與此完全相反。”阿赫麥特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非常坦誠。讓這名土耳其新聞人印象最深的是烏魯木齊市中心清真寺裏做禮拜的人數之多,他說:“我去的時候,那裏簡直可以用擁擠來形容。而一名維吾爾族百姓告訴我,周五來做禮拜的人數比這還要多。”阿赫麥特還走訪了新疆的伊斯蘭教經學院,他認爲那裏的很多學生對教義的掌握和理解都非常出色。而更讓他吃驚的是,經學院學生還有機會在中國政府的資助下前往埃及進修,以便將來成爲當地廣受尊敬的、會阿拉伯語的伊瑪目。

  卡拉卡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看到的新疆根本不是“很多人以爲的那種地方”,“我的偏見被打破了”。他以前認爲維吾爾族無法使用自己的語言,也不被允許擁有自己的文化和生活自由,但當他夜晚乘出租車來到維吾爾族人居住的地方時,看到的卻是他們在街頭和廣場上載歌載舞的場景。卡拉卡什說:“這讓我非常震撼,你站在街頭就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安甯和幸福。”

  值得一提的是,在實地考察結束後,絕大多數土耳其記者對新疆教培中心的“錯誤猜想”也徹底改觀。“來到教培中心,我們終結了所有輿論中傳播的謊言。教培中心給全世界在反恐問題上提供了一個範例。這裏可以預防犯罪,可以接受知識啓蒙,將一些人從恐怖分子的影響中解救出來。”《光明報》記者阿科奇先後走訪了位于和田和阿克蘇的兩個教培中心。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通過與50多名教培中心學員聊天,他了解到這些人不懂得法律,對科學也沒有基本的認知,許多人曾經被地下傳教者“洗腦”。而在教培中心裏,所有課程都在強調科學與法律。“這是消滅恐怖主義的根源,不只是打蒼蠅,而且還要清除泥塘。”阿科奇這樣形容說,近年來發生在新疆的變化是“一種現代化的突破”。他特別強調,自己在教培中心裏的采訪沒有被任何中國官員監督、限制和幹預,“我感到所有學員對我的講述都是真誠的,因爲我盯著他們的眼睛,如果有任何謊言,我一定會感覺到”。


土耳其《光明報》記者吐奇·阿科奇在和田清真寺采訪。  

  《光明報》的一篇報道做了如下描述:在教培中心的學員裏,帕提瑪古麗·伊斯拉木的故事是最具啓發性的一個。2005年,僅13歲的帕提瑪古麗落入一個維吾爾族黑幫組織的手中,從此被強迫參與盜竊活動,並被毆打折磨。隨後,她經曆了兩段被迫的宗教婚姻,並在此期間被灌輸“維吾爾族是穆斯林,漢族人都是異教徒,所以我們要偷他們的錢財”。直到今年,帕提瑪古麗被解救出來。文章寫道:“她告訴我們,她在教培中心學習了普通話和維吾爾語,知道了什麽是違法行爲,也懂得了如何用法律捍衛自己的權利。”

  《光明報》還援引新疆一名官員的話稱,中國對暴恐分子、民族分裂主義分子所采取的態度,和對被他們欺騙的無辜公民的態度不同:前者有意識地以鼓吹宗教極端思想的方式給普通民衆洗腦,以謀求分裂新疆的政治目的,而後者由于識字率不高、法律知識欠缺,很容易被前者欺騙。這名官員表示,教培中心實際上類似一種對後者所犯輕微過錯的“赦免”舉措,也是一種“加緊預防”性質的措施。《光明報》的報道讓土耳其讀者從這名官員的解釋中知道:“在宗教事務中,國家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如果政府不作爲,就很容易出現宗教濫用和投機行爲,繼而産生宗教極端思想。”

  抹黑新疆問題的“幕後黑手”

  在與卡拉卡什等同行的交流中,《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到,在土耳其,大部分民衆仍對新疆的情況存有很大誤解,並因此對中國的新疆政策持保留甚至反對態度。他們認爲,這很大程度上源于土耳其民衆在新疆話題上完全被“虛假扭曲報道所操縱”,而民衆由此被激起的情緒也進一步被該國國內部分政客利用。阿赫麥特認爲,土耳其人能看到的新疆新聞的信息源幾乎都來自“東突”分子的虛假信息。他們中的很多人從上世紀70年代起就居住在土耳其,有基金會、協會、非政府組織等多種形式,其頭目和一些外國政府也有關聯。而一些與宗教極端主義有關的政治團體又進一步放大這種輿論操縱,以此賺取更多政治優勢。阿赫麥特表示,還有一部分土耳其政客把涉疆問題當作影響政府的工具,他們希望看到土耳其與美國更靠近,並不斷試圖在土中之間制造更多沖突。在土耳其國內這樣的輿論氛圍下,阿赫麥特在從新疆返回土耳其後,甚至一開始沒敢撰寫報道,他說:“因爲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太危險的話題”。

  中土兩國關系的好轉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推行被認爲將有助于讓更多土耳其人看清事實真相。阿科奇表示,新疆在對全世界都有重大影響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地位重要,因此土耳其有必要讓其公衆正確地了解新疆議題,“那些虛假信息需要得到糾正”,西方媒體在這一議題上的話語霸權也應當被打破。他表示,自己將繼續觀察並撰寫介紹新疆真實情況的文章。

  北京大學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昝濤8月11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一段時間以來,加強對華關系已成爲土耳其平衡外交戰略中日益重要的“砝碼”與發展趨勢。中土間聯系與交流頻次的提升,將增強兩國間現在還十分有限的了解,有助于更多土耳其人能更客觀、更理性地認識中國的新疆政策。

  “埃爾多安總統7月初的中國之行對土中關系來說非常重要。”阿赫麥特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此訪結束後,土耳其沒有加入西方陣營聯署攻擊中國新疆政策的公開信就是一個明證。但他認爲,如果想徹底破除土耳其人對新疆的誤解,中國還需要通過大衆傳媒更有力地傳播真相,更好地向土耳其人解釋其治疆政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 娱乐 电视 汽车 财经 美食 家居 旅游 健康 美容 情感 婚恋 亲子 贪腐 法律

体育 IT 职业 教育 文艺 古玩 图片 杂谈 广告 站务 签到 群组 日志 相册 论坛

声明:站内信息由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后果由发布者承担!如有不当,请联系发布者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爱久客服|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声明|Archiver|手机端|游戏|电视|导航|爱久网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