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注册 登录
爱久网 爱久久网 返回首页

旧时捏捏时的个人空间 http://wwwaijiu.com/?3639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相儒以沫”的人生,為什麽被莊子嗤之以鼻?讀透莊子這三個經典故事,人生境界大不同

热度 1已有 62 次阅读2018-5-9 11:27 |系统分类:常规日志

人應當如何生活?自古以來就是人們思考和爭論的壹個問題。在百家爭鳴的先秦時期,思想家們都很踴躍地參與了這個問題的討論,形成了有很大影響的四種類型。孔子認為,人應當仁、義、禮、智、信地生活;墨子認為,人應當“兼愛”、“節用”地生活;楊朱認為,人應當珍重自已、“不以物累形”地生活;老子、莊子則認為,人應當順應自然、“與天地為壹”地生活。

老子、莊子都是後人的尊稱。在先秦古籍中,老子的真名是老聃,莊子的真名是莊周。老聃生活在春秋末期,做過周朝的“守藏室之史”,相當於現在的國家圖書館館長兼歷史研究所所長,大學問家,所以孔子曾向他問禮、問道,算是孔子的老師輩人物。莊子生活在戰國中期,宋國蒙人,寧願在當地做“漆園吏”,也拒絕楚威王的厚幣禮聘;學問博大而宗老子的“道法自然”思想;今存《莊子》壹書,其文汪洋咨肆,多采用寓言形式,表達老、莊思想。今天,我們就選取其中的三則寓言故事,感受壹下老、莊關於生存理念、處世態度、處事方式的生活智慧。

“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理念

有壹個寓言故事,在《莊子》壹書中出現了兩次。壹處在《大宗師》篇;另壹處在《天運》篇,詳細記載了老聃講這個寓言的前因後果。

在《莊子》壹書中,記錄了老聃與孔子之間交往的許多事跡,壹般都是孔子問、老聃答。唯獨有壹次,“孔子見老聃而語仁義”。在孔子想來,老聃雖然知識淵博,能給自己傳道、講禮,但是在“仁義”問題上,自己學有專長,可以與老聃講壹講。不料,卻遭到老聃的壹番批評:就象播糠時糠屑瞇目以致天地四方莫辨,蚊蟲虰咬以致通宵難眠,仁義同樣嚴重擾亂人心。緊接著,老聃給孔子講了壹個寓言故事:

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句以濕,相儒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

寓言中包含兩種場景,展示了兩種不同的生存理念。前壹場景是兩條魚在泉水幹涸成為陸地的情況下,各自以口中的濕氣和涎沫滋潤對方,以延續對方的生命。當滅頂之災來臨之際,將僅有的壹線生機留給他人,人與人之間的“仁義”關懷到了極致。後壹場景是兩條魚生活在江湖之中,從不會想到用自己口中的濕氣和涎沫去滋潤對方。當生活在最適合生存的環境裏,不存在任何生存危機的狀態下,人們就會忘掉相互之間的“仁義”關懷。

對這兩種場景,兩種生存理念作壹比較,我們可以感受到兩者之間的差異是如此的明顯:前壹場景是壹種極端惡劣的生存狀態,即便“相句以濕,相儒以沫”,所能維持的生存質量必然很低,也很難長久地生存。後壹場景是壹種最適宜最自然的生存狀態,每壹個個體都保持著最理想的生存質量,個體之間毋須相互關懷。

在老聃看來,孔子自鳴得意的“仁義”思想,是建立在人類生存環境惡化的基礎之上的壹種生存理念;這種教化越盛行,說明人們所處的生存環境越惡劣。所以,老聃並不欣賞孔子“語仁義”,倡導另壹種截然不同的生存理念:人應該如同魚兒在大江大湖裏那樣,生活在最適合生存的環境中;在那種環境下,很怯意地生活的人們,不需要相互之間的關懷救助,社會也毋須進行“仁義”教化。這種“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理念,才是人們應該持有的,並且在這種理念的引導下,積極主動地尋找、營造壹個最適合人生存的社會環境。

老聃將“相儒以沫”的“仁義”教化,比喻為“若負建鼓而求亡子者”:人已經逃走,才敲打著鑼鼓去尋找,不亦晚乎?

聽了老子關於“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理念,孔子驚羨得“口張而不能嗋”;回到住處,連續三天不說話。

若幹年之後,老聃騎著青牛出函谷關(壹曰散關)西去,應關吏尹喜所請,撰寫了《道德經》壹書。該書第八十章,將“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環境定性為“小國寡民”,其生存狀態令人向往:“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為什麽最適合生存的環境必須是國家小、人民少?老聃所處的春秋末期,正是那些人口眾多的“千乘之國”,不安於現狀,時時都想發動侵略戰爭,侵吞他國土地財物。壹旦國家小人口少,“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國與國之間的大規模戰爭也就打不起來了。吃得香甜,穿得美麗,住得安適,過得怯意,這就是人最適宜的生存環境。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是對小國的描述。各個小國的人民都過著安逸舒適的生活,從未動過去幫助別國人民或尋求別國人民幫助的念想和行動。這正是老聃倡導的“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理念所衍化的理想藍圖。

然而,老聃的這壹為普天下人謀幸福的生存智慧,並沒有被當時熱衷於爭霸圖強的大國諸侯們所接受。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完之後大魚之間殊死相殘的戰爭,愈演愈烈。戰國末期,秦趙兩國的“長平之戰”,書寫了中國戰爭史上最殘酷的壹頁:戰敗的趙國四十萬年輕將士,被秦國軍隊統統活埋致死。

在老子的智慧面前,讀書的文人也患了消化不良癥,曲解老子“絕仁棄義”的主張和“小國寡民”的理念。直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還將老子倡導“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的“小國寡民”生存理念,斥之為開歷史倒車的“奴隸主階級的最後悲鳴”。

“萬物與我為壹”的處世態度

第二個故事,記載於《莊子》壹書的《秋水》篇中:

莊子與惠子遊於豪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雲者,既已知我知之,而問我。我知之豪上也。”

與莊子同遊於豪梁之上的惠子,就是曾在魏國執政十二年的惠施,因為秦國間諜張儀的挑撥離間,剛剛走下政壇,與莊子交好,討論學問。據《莊子》中的《天下》篇所言:“惠施多方,其書五車。”現代人往往用“學富五車”來形容壹個人的學問大,其源蓋自於惠施,可見其學問之廣博。他曾將自己的十個命題,告示所有喜歡名辯的學者;“天下之辯者,相與樂之”,紛紛拿出自己的代表性辯題,“以此與惠施相應,終身無窮”,將激蕩三百年的先秦名辯思潮推向頂巔狀態。

但是,莊子與惠施的這壹場“豪梁之辯”,在中國哲學史上,無疑是壹次更經典、更精彩的論辯,二千多年來始終為學術界所津津樂道,經常有學者充當他們的評判人。

從邏輯角度考量,惠施的推論是合理的。這位學富五車、以譬喻著稱的邏輯學家,遵奉的是“異類不比,說在量”(後期墨家語)的類比原則,不同的類,衡量標準不壹樣,不能作由此及彼的推論。魚與人分屬不同的類,兩者之間不能進行由此及彼的推論,由遊於豪梁之上的人的快樂心情,推論水中出遊從容的魚也是快樂的。在論辯過程中,惠施又從“我非子,固不知子矣”,推論“子固非魚,子之不知魚之樂”,也是合乎推理規則的。相反,莊子在論辯過程中,卻犯了壹個自語相違的邏輯錯誤:他的第壹個反駁語“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肯定了惠施不知道莊子知魚之樂。第二個反駁語,卻又肯定惠施知莊子知魚之樂,從而對“安知魚之樂”作出了完全相反的兩種解釋。

從哲學角度考量,莊子的“知魚之樂”,是其“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壹”處世態度的必然結果。在莊子看來,包括人在內的世間萬物,都是道的具體而微,所謂“以道觀之,物無貴賤”。因此,人與魚兒之間是相通的,並沒有截然分割的區別。人能感知魚,魚也能感知人。魚是否快樂,人當然能感知。

為了證明人類與萬物之間的相通性,《莊子》的《齊物論》篇中還記載了壹個莊周夢為蝴蝶的故事。究竟莊周夢為蝴蝶,還是蝴蝶夢為莊周?雖然兩者可以相通而能互化,但是莊周與蝴蝶,畢竟有所區別。這種既看到人與萬物之間的相通性,又看到人與萬物之間存在差異性的哲學思維,使得莊子的處世態度,能夠順應自然而又超然物外;在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同時,又不敖倪萬物。

有了“萬物與我為壹”的處世態度,就能從道的層面看世界,將物無貴賤的理念自覺地轉化到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社會實踐中去,壹切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都成為可能。平等,從道的層面獲得了保證;不僅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成為易事,人與物之間的溝通也有了基礎。生活,變得那麽輕松、舒暢;隨心所欲而不逾矩,不再是難以攀登的高度。

就象莊子能感知魚兒的快樂與否,與天地萬物融為壹體的處世態度,必然能增強我們深度感知世界的能力,提升我們的生活質量。

“遊刃有余”的處事方式

第三個故事,記載於《莊子》的《養生主》篇中:

有壹位姓丁的廚師替文惠君宰牛,宰牛時的手、肩、足、膝呈現的姿勢,優美如古代的舞姿;進刀分解牛體發出的聲響,美妙如古樂的韻律。文惠君禁不住喝彩:“好極了,技術怎麽能夠達到如此境地!”

丁廚師放下屠刀回答說:“我愛好的是道,已經超越了技術。我剛開始宰牛時,所見無非是壹只牛;三年之後,就不是見到整只牛了。如今,我只需心領神會而不用眼睛觀看,停止了感官的作用而聽從於心神的引導;按牛體的自然結構,批開筋肉的間隙,進入骨節之間,順著固有的路線進刀,經絡盤結之處暢行無阻,更不要說大骨之間了。好的廚師壹年換壹把刀,他們是用刀去切割筋肉。家裏的普通廚師壹個月換壹把刀,他們是用刀去砍骨肉。我這把刀已經用了十九年,分解的牛有數千頭,而刀刃之鋒利,仍如同在磨刀石上新磨的壹樣。因為牛的骨節之間是有間隙的,而刀刃之薄已到了幾乎沒有厚度的狀態,以沒有厚度的刀刃進入有間隙的骨節,當然是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余地了。所以,這把刀用了十九年,仍象新磨的壹樣鋒利。雖然如此,每當遇到筋骨盤結之處,我知道不容易行刀,便小心翼翼,眼神專註,手腳緩慢,動刀甚微,便骨肉相離,如泥壹般潰散於地。我提刀四顧,躊躇滿誌,然後把刀子擦凈收藏起來。”

文惠君道:“善哉!聽丁廚師之言,得養生之道了。”

莊子在這個故事之前,還寫了這樣壹段話:順應自然規律,“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接著講“庖丁解牛”故事,闡述養生之道的最高境界:順應自然。這個寓言講述的不是順應自然的理念,而是順應自然的壹種具體方法:以無厚入有間,恢恢然遊刃有余。

遊刃有余的最大功用,就是刀刃與牛骨不發生磨擦。涉及養生,是在日常生活中,盡量避免人與自然界、人與人之間的各種“磨擦”。《紅樓夢》中的林黛玉“最是個多心的人”,既抱怨自然界中的風霜雨雪對自己身體的摧殘,又抱怨外婆家長輩們的不照應,與寶玉、寶釵等兄弟姐妹之間也磨擦不斷,以致本來就嬌弱的身體,愈發衰弱,年僅十幾歲就終結生命。想必曹雪芹是贊成莊子的“遊刃有余”處事方式,才將林黛玉作反面的教材,告誡世人凡事都要從“遊刃有余”上下功夫,方能保身全性,養親盡年。

“遊刃有余”的養生方式,後來沿用到了對世事的處理,成為壹種體現能力的最佳處事方式。

在儒家文化中,有壹種區別於莊子“遊刃有余”的處事方式,壹度成為世人追慕的典範。這種處事方式,名為“鞠躬盡瘁”,源自諸葛亮的《後出師表》:“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這是壹種不辭勞苦、貢獻壹切的處事方式。諸葛亮受先帝劉備的知遇之恩,竭力輔助劉禪實現北伐曹魏、恢復漢室之夢。他也知道曹魏之強大,滅魏復漢成少敗多,因而又作“死而後已”的表白。並且明確表示,成敗勝負,不是自己所能預料。由此看來,“鞠躬盡瘁”這種處事方式,就工作態度而言,值得肯定;就辦事效果而言,難免懷疑。“死而後已”,勇氣可嘉,卻有不負責任之嫌。後壹句話,更表現出“鞠躬盡瘁”原來是壹種缺乏信心的處事方式。後來的實踐也證明了這壹點:鞠躬盡瘁成為諸葛亮屢敗屢戰的充分理由,以致擁有“天府之國”自然資源的蜀國,在魏、蜀、吳三國鼎立的局面中,第壹個被淘汰出局。

與“鞠躬盡瘁”相比較,“遊刃有余”的優點顯而易見:這是壹種遵循自然規律為前提、註重工作效率的處事方式,因而對其結果充滿信心。在今天的社會裏,“鞠躬盡瘁”的處事態度應當贊賞,“遊刃有余”的處事方式更應提倡。

從“相忘於江湖”的生存理念,“萬物與我為壹”的處世態度,壹直到“遊刃有余”的處事方式,有壹條主線壹以貫之,這條主線就是“順應自然”,即遵循自然法則。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是人類生活的最高法則。與之相比較,儒家“相儒以沫”的生存理念,“三綱五常”的處世態度,“鞠躬盡瘁”的處事方式,脫離了自然法則,具有“偽”即人為的特點。這正是我們重新矚目老莊智慧,認真思考應該如何生活的重要理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ezhiqiu668 2018-5-22 15:12
成敗勝負,不是自己所能預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请您注册

新闻 娱乐 电视 汽车 财经 美食 家居 旅游 健康 美容 情感 婚恋 亲子 贪腐 法律

体育 IT 职业 教育 文艺 古玩 图片 杂谈 广告 站务 签到 群组 日志 相册 论坛

声明:站内信息由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后果由发布者承担!如有不当,请联系发布者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爱久客服|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网站声明|Archiver|手机端|游戏|电视|导航|爱久网络

返回顶部